DSC_0002_調整大小.JPG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明年的盛夏,將會有一位新成員加入我們。



我想這次懷孕,無非是給了自己和另一半一場震撼教育:千萬別以為生過一個小孩,就清清楚楚地知道懷孕是怎麼一回事了。

當每天早晨、黃昏、半夜以及其他難以計數的時刻,胃如同運轉中的滾筒洗衣機般在身體裡奮力翻攪的時候,我非常努力地想從過往所聽聞、所閱讀過的任何資料中找到一點點能夠讓自己稍微好過的線索或方法,但終究是徒勞無功。

很多時候,聽到愈多令人匪夷所思瞠目結舌的孕吐經驗只是讓我感到更加的無力而已,沒有人能夠告訴我,這種痛苦要持續到什麼時候,而更多時候,我甚至覺得自己是一個病人而不是孕婦。


這段身心靈都很敏感的時間裡,本人著實相當厭惡聽到「害喜」這兩個字,因為這種說法對於正深陷痛苦的當事人來說,非但無法感同身受,更顯得十分的矯情,在我們家,官方說法就叫做「嘔吐」。

例如說,某天一位媽媽的朋友打電話來的時候,媽媽正在廁所和滾筒洗衣機奮戰。

小多非常從容地一邊拿著電話,一邊走到廁所前面看著趴在洗手台前的媽媽,然後很清楚地回覆對方:「XX阿姨,我媽媽現在在廁所嘔吐……@##$^&……嗯,是因為懷孕的關係。」

主題明確,言簡意賅,並且相當貼近當事人的感受。
媽媽這個時間在嘔吐,當然不是因為腸胃炎,而是因為懷孕的關係。

這樣的回答加上說明,如果是申論題的話,應該可以拿到滿分。

DSC_0012_調整大小.JPG 

小哥哥的體貼

這段時間以來,因為有小多哥哥這麼貼心的照顧,讓媽媽覺得很幸福。

「小多,爸爸不在家的時候,你就是家裡唯一的男人,你要照顧媽媽,還有將將。」

我想,男人之間有一種很特殊的默契,他們講的是兄弟和義氣,這個部分我必須承認,是身為另一種性別很難了解的,不過,爸爸時常諄諄告誡的話,小多哥哥顯然都放在心上了。

每當媽媽吐得很難過的時候,小多就會趕緊放下手邊的玩具來到身邊,詢問需要水或衛生紙嗎?如果媽媽難過得什麼都說不出來,他就靜靜地待在媽媽身邊,或輕撫著媽媽的身體說;「希望這樣妳會好一點」。

等媽媽好一點的時候,他會用小小的手攙著媽媽到床上,幫忙蓋好被子,然後學爸爸摸媽媽的頭髮,輕聲地說:「不要擔心,我會一直在妳身邊」。

如果,媽媽的精神更好一點,他會唱歌或念故事給媽媽聽,媽媽最喜歡聽她念二隻小野鼠「古利和古拉」做料理的故事。

DSC_0019_調整大小 (3).JPG   

睡覺之前,小多哥哥摺好一張張的衛生紙放在床頭,讓媽媽半夜嘔吐的時候用。


有時候,小多看媽媽吐得好難過,一邊吐一邊哭,他也沒有辦法幫上忙,只能長長的嘆一口氣,然後很慷慨地把他的愛犬金金遞給我:「喏,金金給妳,妳可以摸牠的毛,這樣會好一點」。

媽媽撫摸著金金,看起來應該還是很糟糕的樣子。

「好吧,連咩咩都給妳,我把我的動物都給妳,妳不要再哭了,爸爸不在家,再哭也是沒有用的啊」。

為了怕小多擔心,媽媽勉強抱著金金咩咩回到床上,小多覺得媽媽好像比較好了,終於看起來稍微輕鬆了一點,於是開始示範如何同時玩兩隻動物的毛:D

DSC_0015_調整大小 (2).JPG  

小哥哥的獨立

三歲六個月的小多哥哥,已經完成獨睡計畫,睡前由爸爸媽媽在房間陪著,睡著後大人就可以離開,通常安睡到天明。

睡前的夜奶完全戒掉,也順便把那一天唯一的一次奶瓶戒乾淨了,媽媽終於把奶瓶們全數資源回收去,消毒鍋徹底清潔,準備迎接下一個小主人。

沒有尿片,沒有奶瓶,也能自己睡大床的小多哥哥,其實也算是個大哥哥了。

這些事情其實都不是在計畫中完成的,只是剛好就是在這個時間發生了,我們慶幸有一個這麼獨立懂事的孩子,也不得不相信對於生命這件事,上天其實自有安排。

祂也許希望我們一家人,能夠從從容容地,迎接新生命的到來。


小哥哥為將將做的事

我們最近常常讀一本叫做「小寶寶長大了」的書,書裡用非常可愛的插圖說明小baby多大的時候可能學會的各種新把戲,去產檢的時候,也會帶著小多到醫院的育嬰室看看一個個剛出生的小baby。

小多哥哥有一陣子常常拿著捲尺在家裡量來量去,量量桌子,量量沙發,量自己的褲子長度,也量布娃娃的身高,他想知道剛出生的嬰兒只有50幾公分,大約和什麼東西的長度相當。

於是,小多哥哥對小baby沒有太多不切實際的幻想,例如一出生就會陪他打棒球之類的。

他很清楚的知道,身為長兄,在這個對世界一無所知的小傢伙降臨之後,他必須教會他許多生存的技能,例如怎麼吃東西,還有做什麼事情會讓媽媽氣得大吼大叫,他說他每一件事都會告訴將將。

還有,他也會告訴將將哪裡好玩。

DSC_0069_調整大小.JPG 

然而,在這一切都還沒有發生之前,他想先為將將讀一些好聽的故事,錄起來,讓媽媽可以在睡前聽 ( 因為他說自己睡覺前都非常忙,又要看書又要玩玩具,實在沒有辦法再為將將念故事了 ),就像媽媽一直為他錄故事那樣。


對孕婦的想像

小多哥哥還沒有看到媽媽的肚子真正大起來的樣子,但已經從書上和影片中對於孕婦的形貌略知一二,因此最近在塗鴉作品裡常常可以看見孕婦的身影。

DSC_0006_調整大小.JPG 

當然,不是只有人類才會懷孕,恐龍也會。
這是最近的作品,懷孕的彎龍。

DSC_0002_調整大小.JPG 

至於這劍龍,雖然作者本人堅持牠並沒有懷孕,但作者媽媽以自身經驗判斷,這位可能距離預產期不遠了。


懷孕初期,身體非常不舒服,對螢幕的光線也格外敏感,因此常常幾天都沒有開電腦,但只要體力稍微許可,還是會想要趕快把word打開紀錄下來,我不想錯過這段時間,雖然辛苦卻也甘甜,一家人期待新成員到來的時光。

DSC_0007_調整大小 (2).JPG 

補一張和下文完全不相干,但多爸爸最近非常喜歡的小多作品,可愛的老鼠。

=====================================================================


有一段不算短的日子,心情非常沮喪。


每天,只能在床上、廁所及客廳的長沙發上移動,頭重腳輕好像一站起來就要倒下,孩子肚子餓的時候,我想去廚房弄一點食物,但一開冰箱就吐,連廚房的門都踏不進去。

報紙的味道、沙發的味道、棉被的味道,所有的味道都令人作嘔,最後只能成天戴著口罩,哪裡也去不了,什麼都不能做。

原本時常跟著媽媽到處跑的小多,也因為這樣的緣故,在家閉關的好一段時間,每天爸爸出門上班以後,就剩下無行動能力的母子倆相依為命。

媽媽自己的食慾很差,但擔心小多有一頓沒一頓的,小多安慰媽媽說:「其實我通常不會非常餓,只要吃一點餅乾就好了。」

這樣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我實在感到非常心疼和難受,也不忍再讓孩子繼續這樣下去,於是向他提議:「從明天開始,爸爸上班前就送你去爺爺奶奶家,下班的時候再去接你,這樣就有人每天帶你出去走一走,你也不用跟著媽媽餓肚子了」。

他想了一會,沒有說話,只是很用力地搖搖頭。

「為什麼呢?這樣不好嗎?」

「對啊,這樣爸爸去上班的時候,如果我也不在,就沒有人照顧妳了。」

DSC_0022_調整大小.JPG 

這一陣子,我曾多次向另一半提及對於小多的心疼和虧欠,以及沒有辦法親自照顧他的愧疚。

多爸爸總是安慰我,相信我們過去這麼長的日子所給予他的愛和照顧,一定能夠幫助他和我們共同經歷家庭中的變動。他總是對孩子非常有信心。

而我在調整自己的心情之後,的確也慢慢發現,這個原本就貼心、明理的孩子,最近變得更加成熟懂事,除了自己之外,也能時常想到身邊其它的人。


每一個做父母親的,無不是窮盡最大的努力,希望為孩子打造平穩安定的生活,但我們心裡都明白,真正的生活從來就不是在溫室裡。

家的溫度,以及家人間情感的深度,其實是在共享溫暖及共同經歷變動的過程中,點滴蓄積而來的。


最近我又重讀了一些bubu的作品,疲憊和脆弱的時候,我總是讀她的文章來鼓舞自己。

「在愛裡相遇」裡有這樣的一段話:教養不是一個尋找答案的過程,它更像鋪路,得一天天、一吋吋地做。

一千多個為人父母的日子,我們在這個行列裡真的還算是菜到不能再菜的新手,也沒有什麼「眼見為憑」的績效可以拿來誇耀、說嘴的。

但從瑣碎的生活照顧到每日用心與孩子互動的過程中,我們非常清楚,因為愛和時間的累積,在孩子身上有一股緩慢而溫暖的力量,正悄悄的影響著他的生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wen0628 的頭像
yuwen0628

風和日麗的小確幸

yuwen06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